本革子

一个学习与感受美的小孩

因爱之名【一】

因爱之名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你永远不会丢下我,我记得我们曾经约定要一起走到最后。但是后来所有曾经真的变成了只是曾经。时光如同微风,轻轻吹走了所有未真正铭刻在心底年少轻狂的承诺,不带有半点留恋。直到最后所有有关过去的提及都成为一种痛楚。
有个人告诉我,这就是青春。
我想拥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可以同童话般美丽最后是大家一起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的故事。
这些天看到那些新闻都会忍不住关掉整个界面。非常厌恶腾讯把娱乐板块放到头条这种行为。能把人家的约会偷拍成视频放出来,天晓得他们每天在干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看到那种讯息,一些曾经以为已经完全忘却的东西就这样会翻江倒海直冲脑上。
一想起自己心底移不掉的那个人,烦躁症,多动症,臆想症,失眠症,就会如同每个月的月事那样如期而来,或者是突如其来。
这些天又恢复成初中小学那样每天都开始看各种书,也不是什么明令禁止的小说,按照现在的同桌R的话讲,就是很文艺——我自己到不是这么解释的,可能大多数小说你看了会觉得尽兴或者感动或者深有感触,但那种书更多的是一种美感,很优美很温柔的文字,看了让人觉得很舒服,或者就是一个含泪的结局,仅仅就是这样罢了——我想我是浮躁的自己都怕了,于是就去恢复看那种书的状态了。
我也不清楚怎么会想到这招,有时候想到关于感情的一些事情,就会忍不住,仿佛把一切投入书中就可以忘得一干二净了。
过了这周又是期中了,我和我们班的写字大王肠子都一致认为这学期过得太快了!转眼间就又是期中考了。更何况我觉得自己才刚刚开始要学习了,结果它就跟我讲,这TM要期中考了!?
或许是活动太多,忙得忘了“本业”了吧。
这时候我就会想起上个学期的期中,我们寝室本来就三人,因为我情绪一激动就容易大声说话的缘故,原本好好的一直能保持双二十的高端优秀寝室在期中那周一下子纪律被扣到13。按班规来说,是要全寝室走读的。原本还以为可以像以前扣小分一样瞒天过海,结果某陈就在那天当着全班的面说最近寝室扣分怎么怎么样啊,希望我们自觉点出来自己承认啊吧啦吧啦的。我和张,王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跟在她后面把事情说了。于是某陈就说:
“走读吧!”
我说这个不行,我家里离这里很远,就算我走读,我也肯定会天天迟到的,到时候考试时间都有可能错过的。
“那好吧,那就她们两个走读,你打算怎么惩罚?”
“我……我罚做值日吧……”
“那好哪。”
于是寝室就剩我一个人了。
那个时候我就和我前任那位讲好过了,期中考了,就别熬电话粥了,好好复习先,否则到时候肯定都会倒霉。这还是他提议的,不是我。
结果他一知道寝室里只剩我一个人了,马上晚上就打过来。
我说你怎么又打过来了。然后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他说你们寝室不就剩你一个人了那多无聊啊我来陪你聊天好了。
我说这不行的我还想好好复习的。其实心里再说多聊一会儿好了。
然后他说:“你真的要复习啊?”我说啊
“那我挂了啊。”
“别哪!”
结果到后来聊完就是熄灯以后的事了,他还是跑到人家寝室打的,我在要聊完的时候才知道的,我就说你快点挂了哪快点回去哪,他说不要哪再聊一会儿好了,我说明天还要考试嘞你再不挂我要生气了!然后他就挂了。
之后两天还是这般。
等到考试卷发下来的时候,我看着试卷上满目红【自己订正的内容】,当时就泪奔了,我日我怎么考得这么烂。
班主任某陈找到我,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关于早恋的话语,她看样子是知道了我和前任的事的样子。
我想了一个晚自修。
下课了我跑到他们班,我跟他说,我们分手吧。
他说,好的。
我就这么看着他,我希望他能够跟我吵一架,问我为什么,然后我就可以把所有的事跟他说一遍,然后我们就可以一同承担。但是他说,好的。
然后我回去又哭了一节课,再下课我跑过去跟他说,对不起,我们还是和好吧,对不起。
那周本来说好要出去的,他发信息给我说感冒了很难受,不想去。
我说好啊那就不去了。
两周后我们两个人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学校里。
那周我们一起去了次图书馆。
他觉得图书馆很无聊,整块整块的时间都用来睡觉和玩psp,我在他睡觉的时候偷偷拍他。
被他发现了。
他说怎么把他拍的这么龊啊。
于是他朝我调皮地笑笑,钻到桌子底下把我的鞋带解了。
我装作生气的样子,结果他又钻下去把我的另一个鞋带解了。
我小声说:“帮我系好。”
他面露难色。
左看看右瞧瞧,他把自己的笔丢到桌子底下,然后假装是去捡笔,把我的两个鞋带都系好,又拿着笔上来了。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共去了三次书城,三次图书馆,三次电影院,两次星巴克,一次月湖公园,一次世纪东方,n次鼓楼。
他说他想陪我把这座城市走遍,他说未来我们也可以一起去别的城市旅游。
我说,好啊。
在此之前他几乎不会出门,似乎整天整夜就喜欢待在家里,也不出去上课也很少出去玩,买东西也是上网点几下。
有好几次我们一共享自己在b站看的一些视频。
他什么都看,我就要偏的多些,不过那时候这并不能妨碍我们愉快的继续熬着电话粥。
但是他的电话渐渐少了。
我还记得我们看过的最后一场电影,《地心引力》。
我说这可能是我这个学期最后一次能出来了。
他说真的就是最后一次了吗?
我觉得这样的说法很奇怪。
我回,嗯啊。?
一周后,选修课上,他跟我说,我们分手吧,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千万别哭,我们分手吧。
我说,为什么?
他说,就是突然不喜欢了。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我想我可能更喜欢安静一点的女孩子。”他把头扭向一边,不看我。
“哦。”
我说那我还能每天给你报天气吗?他说随便我。我说我要被气死了,这样也要分手,那就分吧。
然后一下课他就出去了,看也没看我一眼。
我还是每天跑到他们班,给他报天气,后来他出来回了我一张纸:
你别来我们班,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也不可能再喜欢你了,我讨厌你。你也别再给我什么纸条了,这真的很影响我的学习和生活。
我在外面拿着那张纸条就直接哭了。
文艳在一旁一边安慰我,一边说要不要她买杯大杯的冰可乐把可乐喝完然后把剩下的冰扣在他头上。
我说好啊,你去吧。
她就说,然后我就会跑过去阻止她不让她往他头上扣冰对不对?
我边哭边笑说对啊。
我想起几个月前,有个男孩陪我走过柳树下的那条小径,我喜欢他,他可能也喜欢着我,但我其实并不渴望发生一段感情。
就是在那一天在那里他跟我说,他这几天都晚上睡不着在想我,他说他喜欢我。
他想背书一样说着话,他说他是真的把想说的写在了纸上,然后背给我听。
最开始的时候都一直一直是我在说,他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他说他看见我就忘记要说什么了。后来他说他要把自己想说的写下来,再说说给我听。
他跟我说了他的童年,他跟我说他以前看的一些动漫。
我记得有次他把我惹气了,他打电话过来道歉,我听到是他就挂了,他就哭了,他说他以为我会永远不理他,所以他就哭了。
现在我打到他们寝室里他们一听是我的声音会替他挂掉电话。
他说他讨厌我。

到后来就变成只要他身边一有女生出现,我就害怕到不行,我就会故意去招惹他,然后再一身伤口地回来。

我开始不停地上厕所,一节课一次,常常老师上课上到一半,我就突然举手说:“对不起老师,我想上趟厕所。”然后在大家的笑声了尴尬地笑笑跑去厕所。
估计是在学校里就容易紧张,家里会好些,后来这就成了个可悲的习惯,其实并不想上厕所的时候上课之前也一定要去一次。

之后我跟他吵了一架,他就直接把我的QQ删了,我照样把答应好的自己做的寿司当礼物送给他。他居然吃了。

我不断对自己说:“邱丹艳啊,快学考了你抓抓紧行不行啊?你自己都管不好了还管人家干嘛?邱丹艳啊,你有理想有爸妈你在乎这么个人渣干嘛?”
可是我当天晚上就梦到了这个人渣。
凌晨三点我从梦中醒来,梦里面我们还在一起,无比幸福美好,可我觉得我好像做了个什么噩梦,浑身寒冷,悲伤无比。
那天是学考第一天,我跟他就隔两个考场,碰到两次。
于是我考到一半就去上了次厕所,结果那门居然还能A。

大年三十零点我用老爸给我的新号码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没接。我马上发短信过去说“草,这都不接,得了,新年快乐哈”30秒后他发短信回我说他手机刚刚静音了。他说这边全是鞭炮声。我说是哪,全炸开了。过了比较长的一会儿他问我,我是谁?我问他他比较希望我是谁?他说,快说哪,我不说就把我放进黑名单里了。我知道我说不说他都会把加进黑名单。然后我就跟他讲,我就是那个他最不想见到的邱丹艳。
之后他再也没回过。

到后来他把我QQ加回来的时候我又跟他吵了一架。这下是彻底删了,他把我关注他的腾讯微博都移除了我,然后新浪上的也把账号作废了。
皆大欢喜。
我觉得我已经很累了,我觉得我今天闭上眼睛,明天早上睁开眼睛就再也不会再想起他了。
结果我又梦到他了,半夜边哭着醒来。
不过我想着这下好了,他加我我也不能进他空间,就他动不动好奇地过来看我两眼,那他妈的还是算了吧。

上小洪的选修课偷偷换来他的试卷帮他订正好了,但愿他们班的人没跟他讲。

我不是怕我爱上一个不爱我的人,我怕的是,那个人也同样爱着我,但是他已经不爱的时候我还爱着。

下次拿到他的试卷估计还会帮他订正。

好像出去那么多次没去过离我们两个人家都算比较进的来福士,其实我就是想跟你说,那里面的三文鱼寿司真的很好吃,以后一定要带着你爸妈去吃一次。

我现在常常陪着爸妈,朋友出去。我现在能够越来越体会到父母的辛苦,虽然还是常常因为一些小事和他们吵架,但最大的愿望大概就是能让他们因为自己觉得骄傲了。

十七未满的我,就只是想说说自己的故事。我不想伪装成个三十岁的阿姨,历尽沧桑,受尽世态炎凉,疲惫不堪地讲述。我只是乘着记忆还算新鲜,铭记得还算深刻,赶紧地把这被我丢掉的日记,补上。






评论(4)

热度(4)